网站导航: 首页 > 原创散文 > 年节两三事

年节两三事


  钻在被窝里,听着音乐。窗外,月色还比较遥远,黑黑的天空尽显星星的欢快。不知怎么了,我这个夜猫子居然不喜欢黑夜了。浓浓的黑色好像多了许多压迫感。

  除夕之前,我妈指挥我爸擦玻璃,我虽然还没起床,但马上就要被迫起床了。我妈那絮絮叨叨的,忽儿又像是生气了。话语倏得就添加了埋怨的情感色彩。我爸向来默默忍受,实在不行就走人,下下策才是动火。我是最怕他们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就吵架的。得了军令似的立刻正装出发吧。我出来当然是冲着和平的使命来的啦!啥也别说了,擦玻璃这事还是交给我吧。要吵就和我吵,但不要生气。

  初二,去我舅舅家走亲戚。先到我姐家和我姐汇合。我小外甥女一岁多一点,走起路来小心翼翼的生硬得很,一转身就能摔倒的样子。看见我也陌生的很,居然哭了。―真是无语。―最坏的是我姐出去了一会儿。刚开始这小家伙儿还没发现妈妈走了,正和她哥哥玩的挺火热的。但好景不长,突然就哭闹了起来。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侦查到问题的。总之,害的我抱起来也不是,放下也不是,给她玩具什么的都不领情。―我真是无奈到家了!―没法,立马呼叫我姐吧。靠,她还没拿手机。。

  我一般不想去我姑姑家走亲戚。因为实在冷得很,似断非断的感觉。我们都心照不宣。我一年都不去她家一次,去了又不好意思马上就走,往往要多待一会儿。我姑姑明显腿有点不好。但一向性情平和。她家的小孩都不认识我。以为来了陌生人。当然,我也不知道他们叫什么。这些都不奇怪,奇怪的是我和我表姐一贯也很少交谈的,就像和其他兄弟姐妹一样我们都很少有较长时间聊天的记录。感觉不知道隔了几重山似的。那天,却聊了许久。临走送我出门我都觉得不好意思。

  除了宋磊来找我,然后才去外面转一转。不然绝对宅在家里,我简直快成镇宅之宝了。我爸都调侃我“你还敢出家门。”―真是汗颜。宋磊每次都是很精干爽利的样子。其实,每年我都会去立楷家一趟。每年也就是这个时节才去一次。平常也很少联系,却也没有感觉冷淡。去了聊一下午,将近傍晚我就回来了。有时也去晓杰家转转,毕竟我们一起玩大的。―童年最好的玩伴。―我们性情相似的很。从血缘辈分算起来,我还的称呼他一声“哥”。其实,都是平时很少联系。所以过年才去拜访一下。

  记得以前过年我家都很少能接到东西,每每都是他们送来我又拎着送出去了。这两年居然有所剩遗。我妈说“他们都成家了,当然来的多。”细想一下,我妈是不是在打击我。

——2016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