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导航: 首页 > 原创小说 > 刘哥失利

刘哥失利


刘哥作为一位老练的杀手,举重若轻。他趁着夜色悄悄侵入村中,在一阵激烈的枪击声后,一个血肉模糊的胖男子有气无力的横卧在兑襄家门口。兑襄闻到枪声停息了,才蹑手蹑脚的走出来。一不留神被绊倒了,回首一抹,一句热乎乎的尸体。

兑襄不敢懈怠,赶紧把他拖进屋里去。本就不大的屋子,现在有多了一个胖男子。“没办法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!”兑襄点燃准备在一边的佛香。毕恭毕敬的给观音菩萨又加了一炷香。

鸡鸣划破黎明的那一刹,天空里还留有昨晚的硝烟味。兑襄今天没有出去干活,他的主要工作已经转移到这个伤人身上了。煮点热的,烫点甜的,弄一些补养的东西。再看看这个伤人,宽大身躯,身上有几处创伤,还好没有伤及生命。

就在床上躺了七个星期之后,这个胖汉醒了。

“多谢你了…兄弟!”

“没事。没事。你就慢慢休养吧。我这个地方很安全的。”

兑襄没有一丝懈怠,还是每天照顾他。多了一个人也就多了一张嘴,兑襄日后越加的勤劳。每天躬身在田地上,流着汗珠,种植庄稼。回家之后,就和这个大汉聊聊天。

“他们干嘛杀你呀?”

“我是从黑社会逃出来的。他们就是不能容忍我背叛他们。所以才…..”

“原来是这样。那就在我这里待着吧。等到你的伤势好了,如果你乐于就与我一起劳作。不怕你说出去。我现在也是公安局的通缉犯。”

刘哥略作关心的追问其中的详情。兑襄把之前的事情一一说给他听。

“原来前些天闹得沸沸扬扬的兑襄就是你呀?”刘哥一脸惊讶,好像真的是第一次听说这事见到这人一般。“那你以后怎么办呢?”

“我以后就这样安稳的过了。也挺好!”

刘哥不能错失了这个大好机会,趁机佯装加问一句:“那个石头真的那么厉害吗?”

“可不是吗?反正那石头不一般。”兑襄停顿了一会儿,接着又说,“我可真是被害惨了,我啥也没做呀!”

刘哥哈哈大笑,什么也没说。接下来的几天,他们一直朝夕相处。刘哥看出兑襄没有一点戒备自己的意思,就是睡觉也睡的呼呼响。刘哥暗想,石头绝对不在他家里。不然他不可能这样放心的留我一人在家里。

刘哥的伤势本来伤的就不重,几个月后就基本康复了。

“等我能下地了。我和你一起去田里干活。报答你的救命之恩。”

“好呀!我一个人也挺没意思的。你能一起最好。”

其实在这段时间里,不知道有几波人马前前后后的来到这个村里。暗中搜查兑襄的房子,包括他的田地,甚至随时跟踪他看看能不能发现石头的藏身之处。可是几经折腾一无所获。就连身边的刘哥也开始怀疑石头根本就不在兑襄身上。

“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难道伤好了真的去田里干活不成?”刘哥想了一番,还是决定要再演一出戏。

就在兑襄拖着身体从田里往回走的时候。刘哥一瘸一拐的拼命跑来,对他说:“不好了!一群身穿西装戴着墨镜的黑社会冲进你家了。他们绝对是找你来了。”

兑襄当时二话没说就开始往山里跑。刘哥一把拉住他:“我这腿不能和你跑,你自己赶紧逃吧。别管我。”

刘哥眼角假惺惺流出两滴眼泪。兑襄怎么可能拉下刘哥,这几个月的相处他们已经变成患难之交了。眼看着那帮暴徒就要赶回来了。紧急情况下,刘哥猛地把兑襄推到在地骂道:“你他妈的快滚!”

兑襄看实在是拉不动他,就对他说:“你要是回去了,去鸡窝下那里有些钱和别的东西,就拜托给你了。”说完,兑襄不敢迟疑,目不择路的乱跑去了。

刘哥等兑襄跑得不见踪影了,就赶紧跑回去。跑起来比狮子还快,腿脚也不瘸了。等他满怀欣喜的从鸡窝掏出那堆东西一看:钱,笔记本,照片。

“妈的!什么鬼东西。”刘哥把东西摔在一边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