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导航. 首页

北京28pc乐信群
乐信群
网站文章更新列表.

幻影大王设幻影 有心师徒始迷心


  粗粗浏览了一遍《西游记》了,总想留点只言片语,或是心得或是偏见,亦是戏谑亦是创作,总之翻涌于心际又飘忽在脑海。要是在不写下,只怕身边的琐事与时间的无形会洪荒般的使人彻底淡忘。自拟一篇,自娱自乐。
  话说,唐僧四徒一路风餐露宿又行经了几条平坦大道,正是那残冬已逝春景再生之际。唐僧骑着白龙马,远远就望见了一座高山,那山势雄壮,绵远几百里,雾气腾腾却又死气沉沉,不见林动鸟惊不见叶落归根。唐僧愁着眉道:“悟空,你看那山如此险峻,只怕难行!”八戒不等悟空开嘴,抢先回道:“山高不高不要紧,主要的是化斋难。我老猪都饿了好几天了。”“你这呆子,就知道吃。”悟空擎着金箍棒回身道,“师傅,常言道‘遇山开路,[……]

点击阅读全文

西安之行


  前天中午下班后,带着未决的心掂量了一下口袋里的几张票票,把思虑颠来覆去的抄弄了一番。摸摸锁着的眉头,打量一番楼道门窗和偶尔的行人,内心感觉窒息的难受了。
  没有太多的顾忌,才有更多的快乐会酝酿出来。以往总是小心翼翼的对待着请假这件事,客气的要卑谦,心缩得紧紧的,逃难似的向后背贴去。
  没有坐票,那就站着好了。好在一过临汾就留出了许多空位,趁着夜色越来越深,东倒西歪的睡了一大片。只有火车咔咔的响声在不断的刺破梦境,抬头看看人群,低头默数着烦闷。坐着时间长了身体僵硬,就走到过道口微微接受一些凉风。
  到达西安时,凌晨一点。天黑的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。只有车站的灯光永不停息,引人逃离。我发现[……]

点击阅读全文

师傅的脸


  今天是冬至,是今年的冬至。站在紫金东街,迎着痴痴的阳光,面对着一片陌生的事物。我小心翼翼的仰视着周边的一切,碎步在冷静的街上。我又忽然忆起去年在西街的往事。
  寒冷相随,追忆犹伴。
  今临东街,意念西街。
  事情已经过去了,现在想追述一下,或聊以慰藉,或祈告上天。
  那时,我刚从蓝泽出来,在家一连呆了几个月。但是家里一直不和谐,总有吵架的,我最无法忍受了,于是就出去找工作了,当时,也就近于年底了。来回折腾了几次,就在这家印刷厂找了个工作。
  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受到了冷遇——师傅对我不理不睬,当时心一下就冷却了。心想:只当是混饭吃吧!他不理我我也不理他了。没几天,我又换了个师傅。他[……]

点击阅读全文

尘梦


  尘梦。行走在活着的路上,好似梦游一般,正所谓“人生如梦”!常常在睡梦中活着。想着。做着。糊涂着。直到某一天,我醒了,才知道原来是虚梦一场。嘘一口气,放平了忐忑的心,安心静卧在床上,开始慢慢的品味曾经的梦。沉默的梦。深藏的梦。幻想的梦。现实的梦。遗憾的梦。最后的梦。坦然一笑,笑平所谓的快乐。悲伤。愤怒。忧郁。惆怅。努力。美好。凄凉。孤寂。
  但这时的看破,放下,往往是一切的一切都流走的时候,一切的一切都烟消云散的时候。那个时候,是人好像都能“立地成佛”。
  乘着暖阳,坐着摇椅,捧着书籍,神游在知识的海洋里,品味圣人的哲言,深悟佛经的真谛,取缔历史的智谋,演算物化的公式,深化了自己的同时,[……]

点击阅读全文

年节两三事


  钻在被窝里,听着音乐。窗外,月色还比较遥远,黑黑的天空尽显星星的欢快。不知怎么了,我这个夜猫子居然不喜欢黑夜了。浓浓的黑色好像多了许多压迫感。
  除夕之前,我妈指挥我爸擦玻璃,我虽然还没起床,但马上就要被迫起床了。我妈那絮絮叨叨的,忽儿又像是生气了。话语倏得就添加了埋怨的情感色彩。我爸向来默默忍受,实在不行就走人,下下策才是动火。我是最怕他们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就吵架的。得了军令似的立刻正装出发吧。我出来当然是冲着和平的使命来的啦!啥也别说了,擦玻璃这事还是交给我吧。要吵就和我吵,但不要生气。
  初二,去我舅舅家走亲戚。先到我姐家和我姐汇合。我小外甥女一岁多一点,走起路来小心翼翼的生[……]

点击阅读全文